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稀客

我已是古稀老人,能够与博客界的朋友说东道西是我最大的心愿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原创》《蜕变》  

2018-07-06 09:24:5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(接上)

        有一天,玉梅家对门的李大娘对玉梅说:“你怎么不照顾小兰啦?你好好抚养她,等她长大了,就让您儿娶她做婆娘,她感你的恩,不会不同意的。再说,听说她娘伤了天理,被雷劈死,你的儿要是不憨能娶个让雷劈死人的后代吗?”玉梅摇着头对李大娘说:“李大娘,我帮助小兰是觉得她可怜,不是图个什么。我儿子憨,配不上小兰。我就是想娶个儿媳妇,也只能选个不是兔唇歪嘴,就是疤疤眼的丑姑娘。”这些对话无意中被躲在墙后边的小兰听到了,她也是个八九岁懂事的姑娘了,她怕真的成了大憨的媳妇,决定不再去大憨家吃饭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二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村里成立了初级社,胡克顺任社长。全村分成四个生产队,小兰作为扶贫对象,由生产队按成人的定量发给小兰粮食。

小兰从小懒惰成性,从不学着做饭。她饿了,就煮些半生不熟的地瓜干吃。渴了,就喝点凉水。成天吃不到点菜和咸菜,肚子也吃坏了。成天家不是泻肚子,就是放臭屁。还由于缺盐,浑身没有点力气,一天到晚,躺在炕上睡懒觉。时间长了,她瘦的皮包着骨头。胡克顺社长对小兰说:“你这么大了,村里送你去上学吧,现在是义务教育,学习文化对你有好处。”小兰摇头拒绝。有一次,她出门捡柴火,被邻居李大娘看见,李大娘觉得她很可怜,就给她出了主意,让她去投靠姨娘或者姑姑家。李大娘帮着小兰把她家里剩余的粮食到集市上去卖掉,卖了几块钱,让她买上在路上吃的东西和火车票去投靠亲戚。

小兰先去了姨娘家。她一进门,她姨父就指着她骂道:“你爹治病借俺的钱,到死都没还上,你还好意思进这个家门。真是摊上个亲戚穷,连累的肚子痛。你这个没病没灾的丧门星,不去给农业社割草挣工分养活自己,想来这里混饭吃门的没有。俺不让你还钱,已经是仁至义尽了,快滚回家去吧。”小兰的姨娘没敢吭一声。小兰只好转身去了她姑家。

小兰的姑父在东北林场当临时工。她姑姑带着一对双胞胎女儿过日子。听说她姑父经常往家里捎点钱,她姑姑也很勤俭,日子过得还算不错。她姑姑就收留了她。平时,小兰除了睡懒觉,什么活也不乐意干。吃饭的时候,她头也不抬地抢着好吃的吃。她两个比她大三岁的双胞胎表姐,都是小学六年级的学生了,和她睡在一个炕上,经常吵架。她俩表姐非常讨厌她又懒又馋又赃。

小兰的姑姑觉得她怪可怜,就打算送她去上学,好好培养培养她。学校嫌她超龄,拒绝收她,她姑姑好说歹说,学校才破例收下她。

小兰到了学校,上课不是开小差就是打瞌睡。她是班里最大的一个,可是学习是最差的一个。有一次,上算术课,老师教学生学小九九口诀,别的学生都背的透熟,唯独她背不过。老师又在课外辅导她。但是,到了第二堂课,再让她背,她还是背不过。一个学期过去了,期末考试,小兰的语文和算术考了两个零蛋。她姑姑气得狠狠地揍了她一顿。

小兰简直像块木头,一个学年过去了,她算术和语文学得一塌糊涂,期末考试又交了两张白卷。学校老师亲自去她姑姑家对她姑姑说:“小兰上课不是打瞌睡,就是开小差,从来不做作业。我们抽时间就开导教育她。可是她的脑子就像块针扎不进的石头,看来今年即便让她留了级,也见效不大。我教了几十年学,第一次遇到这么个学生。”

这时候,她姑父回了家,听到她学习这么差,叹了口气说:“盐碱地里长不出好苗子,她那样的爹娘怎么能生出个好孩子来。别让她上学了。等她长大了,托人从东北给她找个好人家嫁出去算了。”她姑姑出于无奈,只好让她辍学。

小兰辍学后,她姑姑给她买了篓子和镰刀,让她出去割草。她每天晚出早归。她到坡里,先躺在树下睡几个小时,然后再慢慢悠悠地割点草。每次都割不满篓子。她怕人家笑话,就用干树枝子把篓子塞满,再在树枝上面放上些草。上午没到晌天了就回了家。下午,日头大高高就回家来。她姑姑除了给生产队干活外,还起早摸黑割些草晒着,每年都能割一大垛草。小兰每天从草垛上抽下些草来,再用她割的鲜草一盖,谁也看不出她割了多少草。但她姑姑心里有数,因为她看到草垛和小兰没割草几乎一样多。她心里虽然不是个滋味,但想想这是自己的哥哥留下的骨肉,就不去计较这些了。

小兰不但懒,还馋得要命。她每天出去的很晚,是等到姑姑的十几只鸡下了蛋,她偷偷地煮几个吃。她姑姑也装作不知道。她越做胆子越大,竟然,把蛋拿出去卖了钱买零嘴吃。她姑姑忍无可忍,就趁着丈夫和孩子们不在家责骂她道:“你都这么大了,也该懂事了。人要是没有个好品行怎么能行?要是你长大了嫁到婆家去,再这么又懒又馋,人家不把你赶出来才怪呢。你好好学着做人吧。”她把姑姑的话当成耳旁风,还是照常馋懒。

她俩表姐考上了初中,留校住宿。剩下她一个人睡在炕上,衣服不洗,被子不叠。她姑姑累得筋疲力尽,也顾不上帮她。小兰住的房间又臭又乱又脏。

到了夏天,她的俩表姐放假回来,一进小兰住的屋,都捂着鼻子跑出来,齐声埋怨母亲说:“娘,这个懒虫住的屋,都成了猪圈啦!你快想想办法赶她走,我们没法和她住在一起。”小兰的姑姑没有法子,只好把屋里点上几根香,改善了一下屋里的气味。她姑父,又急急忙忙收拾好一间厢房,让小兰搬进去住。

日子长了,没有不透风的墙,小兰的馋懒脏无人不知。

小兰赖在姑姑家住了十几年,成了个二十岁的大姑娘。小兰的姑姑托了好多人给她找婆家,可是人家一打听她馋懒,都没人敢娶她。她姑父只好托了东北的熟人作介绍人给她找了一个婆家。双方互相寄了照片,单从照片上看,互相都相中了对方,就这样,初步订了婚。

又过了几个月,小兰的婆家来信定了个日子,并决定请介绍人来接小兰去东北完婚。男方的父母还给小兰寄来500元钱,让她买几件新衣服穿。至于,去的路费由介绍人顺便带给小兰。

小兰的姑姑急忙带着小兰进城买了几件新衣服。又和小兰一起去澡堂洗澡。小兰的姑姑一边给小兰搓背,一边嘟囔着说:“小兰,你看看你身上的灰有二指多厚,洗下来的灰水能浇二亩麦子。你要是到了您婆婆家再这么脏,人家指定不会不要你,你可千万改改你这个脏样子。经常洗洗澡,也费不了多少劲,你平时,头和脸都懒得洗,身上臭烘烘的,怎么能不让人讨厌?你长得很漂亮,心眼子也很多,要是再改掉好吃懒做的坏毛病,谁会不喜欢你?”洗完澡后,小兰又换上新衣服和新鞋袜子。她洁头净面的十分俊秀。

回到家里后,她俩表姐也回来给她送行,看到她像换了一个人似的,异口同声地说:“你这样干干净净得多好看,以后,你经常讲讲卫生,谁还会嫌你脏!”小兰的姑姑,给她做了些豆沙包,让她一路吃。

     小兰欢天喜地地跟着介绍人乘上了去了东北的列车。在火车上,那位介绍人疲劳地睡着了。小兰赶紧打开皮兜子,狼吞虎咽地吃着姑姑送的豆沙包。她吃完后,上下嘴唇都染上了豆沙包紫色,牙缝里塞满了豆沙包渣滓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5)| 评论(16)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