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稀客

我已是古稀老人,能够与博客界的朋友说东道西是我最大的心愿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原创》 《蜕变》  

2018-07-04 13:35:0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这是发生在五六十年代的故事……

在村的西边,有两间土坯草房,屋里有一铺炕,一口锅,三个瓦盆,两个草墩子,五只缺边少沿的碗,一个生锈的小水桶,一小囤子地瓜干和两罐麦子,这就是邵修真的全部家当。院子是用一根根高粱桔围起来不足六平米大小的地方。出了茅厕外,就是一堆杂草。

邵修真细高挑的个子,有几颗葫芦种大的前门牙,黑黝黝的脸庞,腿稍瘸,说起话吐字不清。她的丈夫王俊山,浓眉大眼,五官端正,长得算是一表人才,但患有慢性喘息性支气管炎,一年到头抱着个药罐子。特别到了冬天,他蜷缩在炕上,不敢出门。邵修真只得既当男又当女,没白没黑地干。

邵修真的邻居孙玉梅家是村里独一无二的富裕户。孙玉梅的丈夫胡克俭是个有名的石匠。玉梅夫妇既精明伶俐又勤俭善良。在五十年代,他家就盖起了六间大瓦房和两间西厢房。他家有六米长两米宽的后院和宽、长十米多的正方形前院。院墙都是用尖尖石头和半截砖垒起来的。后院里栽了四棵桃树,前院里栽了三棵柿子树,两棵杏树和一棵大枣树。

胡克俭的弟弟胡克顺,在抗美援朝时受过伤,是个甲等残废,复员后当了村主任,和哥嫂一起,和和睦睦地生活,因为自己是个残废,死活不娶妻。

孙玉梅家虽说富得超众,但因是勤劳致富,村里的人都很羡慕,却没有一个人说三道四的。

孙玉梅经常到邵修真家帮她做点活。有一次,李婶对玉梅说:“玉梅,你看看邵修真那副丑八怪样子,你也一点不厌恶她?”玉梅笑着说:“人常说‘活不到八十八,不敢笑话别人秃头眼瞎。’人的长相又不是什么错误,有什么可厌恶的。我倒是从内心里可怜她,她丈夫有病,家里困难,她里里外外的忙这忙那多不容易。”

可惜天不作美,孙玉梅婚后生了个弱智的儿子,取名叫壮壮。

胡克俭帮人家砌墙盖屋挣的钱不少。每年到了冬季,农闲的时候,胡克俭就给外村做些石臼、石磨、石碾和石磙子等,也能挣些钱。孙玉梅心灵手巧,一年到头,利用一早一晚给外贸站绣花织网,也挣钱不少。

孙玉梅一年到头经常给邵修真家送些好吃的。孙邵两家是人人皆知的好邻居。村里的人都夸奖孙玉梅是个不嫌贫,肯帮人的好榜样。

邵修真和王俊山结婚两年后,在一个炎热的夏天,生下了一个十分俊秀的女儿,取了个乳名叫小兰。小兰出生的两天,邵修真还没有乳汁,小兰饿得直哭。玉梅听见了,就从家里拿着一些小米,到邵修真家熬得黏黏糊糊,用小米汤喂小兰,再盛几碗给邵修真喝。把邵修真和王俊山感动得直掉眼泪。

自从生了小兰后,邵修真家的日子更拮据。特别到了年末,常常是吃了上顿,没有下顿。一年到头靠玉梅家和亲戚邻居帮衬着艰难度日。孙玉梅家有几个南方亲戚,经常捎几斤桂元给胡克顺补补身子,玉梅就送些给小兰的父亲吃,小兰也经常闹着要点吃。

去年夏天,邵修真领着小兰给母亲送葬,住了几天,回家一看,张俊山死在炕上,身上都生了蛆。胡克顺带着六个村民和孙玉梅用棉花蘸着酒塞住鼻孔,帮助邵修真料理完丧事。

玉梅经常带着壮壮和小兰在自己家场院里玩,不是赶飞麻雀,就是抓鼠灭蝇。还杏熟了吃杏,枣熟了吃枣……到了秋后,还摘一筐柿子送给小兰吃。小兰经常想赖在玉梅家住,她哭着嚎着不回家,邵修真只好强拉硬拽地把她拖回家。

有一天,雷雨交加,小兰哭着跺着脚吆喝着口渴,邵修真看见家里滴水没有,只好冒着大雨提着小铁桶去井里打水。结果,被一个巨雷劈死。下雨时,离井近的几家人都看见一团大火球绕着水井转了一圈后,紧接着就听见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。雨停后,住在井边的绰号叫王大谎看到邵修真直挺挺地死在井边,就大声吆喝说小兰的母亲被雷劈死了。这个消息很快传遍全村。王大谎添油加醋地说:“我看见霹雷将军在邵修真背上写了行字说‘你亏待丈夫,该遭雷劈’,这行字一闪就不见了。”有的相信了,接着一传十,十传百,越传越神。也有的摇头不相信说:“要是王大谎的嘴里能说出真话来,那猪嘴里也能吐出象牙来。”……

胡克顺带着几个村民,把邵修真的尸体抬回她家里。玉梅把自己的一套新衣服,给邵穿上,村民们出了点救济款买了口棺材,把邵修真殡葬了。

小兰没了爹娘,就成了个孤儿。还有很多人说,被雷劈死人的孩子,谁接近她都会沾上晦气。所以,很多村民见了小兰都躲得远远的。唯独玉梅一如既往的帮助小兰。还隔三差五地单独给小兰做点好吃的饭菜吃。

有一天,小兰自己爬到玉梅家的枣树上去摘枣吃,被枣树上的毛毛虫的刺扎得很痛。还被蚂蜂蛰了脸一下,她哭着爬下来,嘴里还含着几个大枣。玉梅看到了,赶紧用胶布给她粘出毛毛虫的刺。小兰张着嘴大哭,但不肯吐出嘴里的枣来。她挨着痛把嘴里的枣格吧格吧的吃掉。玉梅可怜她说:“小兰,以后你想吃枣,我用杆子给你打下来,别再自己爬上去摘,免得再让毛毛虫扎着……

村里,不少嘴杂的人对玉梅照顾小兰的事,妄加猜测和评论。有的说:“可管一茶一酒,管不了天长日久。看看玉梅能管小兰吃多久?”也有的说:“别看玉梅对小兰那么好,日子长了,她也会沾上晦气。再说,听说小兰又馋又懒,说不定她会养虎成害。”还有的说:“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,她还不是想等到小兰长大了,给她憨儿子当媳妇。她表面善良,其实是别有用心。”……好心的田二嫂子把这些言论告诉了玉梅。玉梅听了后,心里很纠结,觉得她一片好心,却让人们胡乱猜忌。不照顾小兰吧于心不忍。继续照顾小兰煤吧,人言可畏,出了好心还赚了身不是。她考虑再三,决定放弃照顾小兰。(未完待续)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0)| 评论(1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